魉鑔

随心。长弧

【周棋洛乙女向】光

第一次写恋与xxx算是个小甜饼?
————————
我漫无目的游荡在这座孤岛上。明明一直向前走着却总感觉在原地踏步。

岛被乳白的雾围绕着,即使走到岛的最顶峰眺望着看到的也只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远方,更看不见未来。

究竟被困在这座岛上有多久了?我自己也不清楚。神给我在这座岛上的只有漫无止境的黑夜,连一点儿星辉也没施舍给我。

我继续往前走着,不停下脚步并不是因为心中还残存的那点会遇到奇迹的希望,而是不知道自己除了向前走以外还能再做些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脚边出现一点亮光,我蹲下身凑到它面前,发现这是一朵带着细微光亮的白花,在我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 脚步愈来愈快,最后干脆地直接奔跑起来。一直压抑在心里那种对温暖的向往和对能改变现状的渴望此刻将我的理智吞没。我顺着那光芒的指引来到了岛的另一侧,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光海,合着黑色的土壤像是天穹上星河。让我所感到吃惊的不只是那流光溢彩,更多的还是站在光海中间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背影。

淌下的一滴泪滴露在一朵白花上。我朝那个人的方向走去,他转过身,朝着我露齿一笑。那一刻我明白,这就是神赐予给我、属于我的光。

我被光拥入怀中,感受到的是漫溢出来的温暖与幸福。

我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对含着笑意的蔚蓝色眼睛。

“你醒了?”

我揉了揉眼睛,对着枕边的爱人回了个微笑。“嗯,早安。”

“昨晚半夜,你哭得好厉害,我在旁边都有些不知所措。”周棋洛有些不好意思,“哎呀……你猜后来怎么了?”

我摇摇头。

“我把你抱在了怀里,觉得那样可以让你好受些。看到后来你脸上浮现的笑容我松了口气呼——昨晚是做了噩梦吗?”

我轻轻点头,又摇了摇头“算是吧。不过……”

“意外地,有个很美好的结尾。”

我找到了自己一直寻觅着的光,遇见了你。

fin

【王耀中心】The knight

旧文。去年二月写的orz
——————
我真的已经不记得了。
每当有人说我与扑克大陆同龄,我都只会回他一个微笑表示礼貌。如果真要说的话,我几乎是与黑桃国同龄。
我知道您听到这已经开始有很多疑问。比如为什么可以活那么久,是不是会魔法,甚至是不是无敌了。
很抱歉您的这些问题我自己也想知道准确的答案。正如开头所说的,我真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也会尽力解答所有问题。
您要知道,是先有英雄,才有国。我算是黑桃国的开辟者之一这点应该不陌生。
可能您会问,黑桃国不是由时间之神所创的吗?是。追溯到上古的时代,克罗诺斯大人的确才是真正的黑桃国开辟者,我也相信他的存在,没有理由。大概可能有关于我那悠长的寿命吧。
不过继承神留下来的恩惠然后继续传承于后代,还是要靠我们这些人啊。
在我还是个阶下囚的时候,是第一任国王——第一任真正的王解救了我。
说真的,殿下您真的和那位大人很像。
同样都是发动了政变,同样都是天生的王,同样都是值得用一生去跟随的人。
可惜那位大人最终还是在他上任后的第七年就离世了。
在此之后,我的记忆出现了断层。
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位大人到底对我说了什么,只知道我决定继承他的遗志继续以骑士的身份与国王和王后一起守卫着黑桃国直到生命终结。
有限期的永生,其代价我也几乎忘却,只知道“记忆”包含在其中。
大概是一种试炼,记忆不是完全的清除而是留下零星半点的记忆,让你回想起却永远无法知道后续的那种感觉令人迷茫让人感到痛苦。
这就是代价的其中之一。让你几乎忘了所有你爱过的人和所有对你来说重要的事,只留下自己那不变的忠诚和抱负。
您知道吗?我虽然是每一任王的骑士,我看着他们长大,明明要比所有人更了解他们。可我每次走到挂满他们画像的长廊上望着他们的画像,记得却大多是他们的事迹,和功与过。
再无感情这种东西。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是我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我的初衷是想记录下来让未来的自己知道过去的自己原来还有这份记忆,但我完完全全的错了。未来的自己根本对过去的自己写的东西一点印象都没有像一个偷看别人日记的人一样。
但我最终还是选择继续写下去。
因为这让我时刻提醒着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和是否是个称职的骑士。
我是否是彻底的不死之身呢?恐怕不是,我背后的伤疤就是证明。我并非是不死的,跟常人一样被杀就会死。
我也总有一天,会为黑桃国而牺牲吧。
殿下,您曾经跟我讨论过这个问题。问我到底为什么会得到这种能力,我真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从目前的记忆来看,可能跟那位大人有关。而且我一直深信世上存在“时间之神”,恐怕真的是……
您跟我谈过您曾经也想过永生这个问题,但后来知道代价后就放弃了。当然您如果没有放弃的话我也会劝你放弃的。因为要求,太苛刻了。
我本身就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来历的人,就连名字都是那位大人赐予给我的。
“一个纯粹为了国而活的人。”大概神就是看中我这点吧。
可惜,我还是中途走错了。第一次大陆战争后我没有提醒当时的国王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反而自己也沉溺在胜利中。这点让我到现在都还感到愧疚,这也是我一直严格要求您的原因。不要再让悲剧重演。
第二次大陆战争后国家基本是有奸臣掌权,黑桃国往后的命运危在旦夕。这时,您和王后大人出现了。
一个愿为自己所爱的一切变强,一个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仰。看到你时,我看到了希望。这也是我在内部争斗的时候把年幼的你偷偷送走和把亚瑟送去魔之森的原因。可能我真的是老了不中用了,但还好眼睛还看得清。
没有再看错人。

很抱歉殿下,这篇日记看着像是写给您的其实是写给我自己的。
有可能以后我再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会不理解现在我的心情,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写这篇日记。这次我的理由不再是:因为这让我时刻提醒着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和是否是个称职的骑士。而是我想提醒自己这段记忆是属于我和第49任国王和王后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亚瑟.柯克兰的,是曾经发生过的。
就算会被遗忘,我也愿意接受。
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不会后悔也不能后悔。
我不知道该对我一时兴起写得日记该如何收尾,所以就暂时抛开身份把这句结尾单独的写给你们吧。
阿尔,亚瑟。现在的黑桃国,就交给我们这三个笨蛋了。
                                                            546.1.8

一篇关于卉莉的小短文

  最近补了《恒水中学连环虐杀》,除了主角组以外最喜欢的就是这组了,看到后面的时候哭了很久。
*过度脑补
*cp向
————————————

王莉给陶卉芳的第一印象就是有些呆但很可爱腼腆的一个女生。在收作业的时候王莉还红着脸问过卉芳她名字的第二个字念什么。现在她自己想想也怪,为什么脾气一向不好的自己会耐心地将“hui”这个读音教给王莉。之后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唯一记得是当时王莉的笑容,像初夏的茉莉花,似那即将到凋零时分九月中的一抹光,照亮陶卉芳整个初中年代。即便是很久以后,每当想起那抹镜花水月般的笑容,心中总是掠过一丝惆怅。

俩人就这样成为了好朋友,后来加入了徐浦雯,三人从此形影不离。

她们跟很多初中生一样,畅想过未来。徐浦雯谈到这个问题总是很认真,惹的其他两个忍俊不禁。当到王莉的时候她思考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我想考个好大学,然后去大城市工作……”

“真普通啊。”徐浦雯偷笑着。

“真普通啊~”陶卉芳也附和了一句,同样藏不住笑。

之后又是一场打闹,当三人分别后陶卉芳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刚刚自己好像没有发过言。说懒也对,但更多的还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每次思考关于未来的计划,王莉的影子总会在自己眼前晃着。

初三那年王莉生日,她和徐浦雯一起去了王莉的家。王莉的爸爸是个很慈祥的人,他给她们讲了他幼时曾养了只猫专负责在房子里抓老鼠的事,又讲了自己以前想过当警。察的事。他说他想像猫一样,专抓像老鼠一样奸诈狡猾的犯人,还特意配上了张牙舞爪的动作让整个饭桌都沉浸在欢乐的笑声里。

关灯后是点上蜡烛,为寿星唱生日歌的时间。王莉双手合十,阖着眼,无声地向遥远的神许着愿。

陶卉芳望着在烛光前许愿的王莉出了神。她不知道王莉究竟许了什么愿望,大概是关于学业或者是家人的吧。她只是跟着王莉一起无声地祈愿着,祈愿着王莉的愿望可以实现。

再普通也好,现实再无情也罢。只要王莉能幸福开心的过完这一辈子,就好。

真的,就这样就好。

…………

刚满三十岁的陶卉芳睁开眼,望向那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她知道,梦醒了。

她无声的流着泪,如同当年那一根根生日蜡烛滴下的蜡泪,融化在那片火光之下。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