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凉茶

随心。长弧。qq:1813278393

【警探组】能给我一个拥抱吗?

*深夜摸鱼
*ooc预警。算是个小甜饼。

  “所以说答应不就好了吗?”酒馆老板一边继续做着自己手中的活儿一边回答道,“不过能看上你和被你看上的绝对不是一位普通人。 ”
  “呵,他妈的他当然不是普通人。”汉克将手中点的威士忌一饮而尽。他妈的是你们口中的仿生人,就老子把他当人看。
  事情来得突然。那天康纳又一次撞破了汉克家的窗户,在汉克火冒三丈的时候没有像以往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老实说,那场面真的叫汉克老脸一红。想象一下,一个本来就有好的相貌的大男孩站在自己面前,背着的是熹微月光,还沾着衣服上玻璃的碎片亮闪着,表情是仿佛要许定终身的认真专注,眼里此刻囊括着的只有自己。
  “安德森副队长。”依旧是那略高昂的声线,“我这次找您来纯属是些私人的事。”
  汉克撇了撇嘴。“呃,随意?还有你个混蛋能不能下次好好走门?”
   “明白(Got it)。”又是平日应付式的话语。“我明天被派去执行一项任务。”
  '“噢,这样啊。”汉克指了指沙发,示意坐下来说。“打算去多久?”
  “未知。”
  汉克终于感到了异样,“什么意思?”
  “数据分析模拟了几回,无论是以哪种方法方式,成功率总会比以往下调一半。总而言之,是一次高危任务。”
  “喔……”汉克点了点头,起身去倒水。康纳自动无视了汉克那微颤着的手臂。紧接着听见了汉克小声地抱怨了一句:“操,倒多了一杯。”
  “所以。”汉克端着水杯回到了原来坐着的地方,“非你不可?”话说出口便后悔了,如果是一般人可以搞定的还需要派康纳RK800去吗?好在康纳没有在意而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很……迷茫吧?”康纳蹙起眉,“我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趁早说吧。至少我的系统是这么告诉我的。”
  汉克没敢看着康纳,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水杯。从刚刚开起一点红光就在水面闪着,刺眼得很。
  “你愿意,接受一个仿生人伴侣吗?”
  汉克说:“啧,那当然是——”我也不确定啊。汉克咽下了后半句话。
  〔我跟你一样。〕
  〔很茫然啊……〕

  “喂喂老兄你不要紧吧?”酒馆老板担忧地看着一直给自己灌酒的汉克。“你来的时候不是说你晚上还有任务吗?喝成这样还能执行吗?酒驾死在我店门口我可不负责的。”
  “啊呸。”已经醉得满脸通红的汉克啐了口,“你说,怎么会有那么贱的人。在生离死别前才表白。他难到没想过会增加我的负担吗?!”他的音量越来越大,吸引了酒馆里其他人的注意力,有几个带着一脸好笑看热闹的表情看向他那边。“我、我。”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脸一定胀着通红,像红光,像那天的红光。康纳面孔一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他自嘲地笑了。几十年的后娘养的生活造就了他如此在最短的时间内自我平复情绪以至于不会像个涉世未深、遇到感情上打击的处男一样狼狈。
  他刚想掏出皮夹付钱,只听一阵开门声。
  “噢你那个仿生人,它又来了。”店主说。
  外面可能还在下雨,以至于康纳现在浑身湿漉漉的。雨水浸透着西装,发根与裤脚一直滴着水,皮鞋变成了拿铁的颜色。他望向汉克这边,那双眼睛里的此刻的想法是汉克所读不透的。
   “安德森副队长。我终于找到您了。”康纳无视周边人嫌恶的眼神径直走了过来。
  “……啧,又是来催任务的吗?知道了知道了。”汉克不耐烦地将大钞甩给酒馆老板,准备起身。
  “不是的。”康纳说,“我是来道歉的。”
  汉克望向康纳,露出一脸疑惑。
  “为我自己的鲁莽及没有考虑过您的感受而道歉。是我的不对。软体的不稳定使我有些……太急躁了。”
  “嗯哼。所以,你是打算反省然后放弃?”
  “我没有这个意思。”康纳十分坚定,“我的意思是,不会这么过份过早的要求您。我说的那些话,以后再慢慢考虑吧。 ”他说完一会深深地,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一个普通的大男孩表白一样,用尽此刻所有的勇气说道:
  “汉克。你能给我,能给我一个拥抱吗?”
  时间仿佛静止了般。与多日前那个晚上的场景重合。小酒馆里一时只剩下电视机里播放篮球赛的声音,还有不远处电子游戏机“Gameover”的提示音。红黄交替着的圈一闪一闪着,像信号灯一样。
  也许是酒精的推动下,汉克脑子一热张开了手臂。什么也没有想或者应该说根本不用想些什么。
  他爱康纳,康纳也同样爱着他。这就足够了。不需要什么装饰来掩盖这本就是见不得光的感情。
   他们相拥在酒馆的中央。真实有温度与弹性的皮肤紧紧贴着保持常温而又坚硬的机械,他们胸口处维持各自生命的东西是那样的不同,却都同样的炙热。他们在此时此刻什么也没想,只是想给彼此一个拥抱。
fin

评论(2)

热度(46)